上一次写年度总结是2019年,当时在文中写道「尽管今年过的很糟,但或许依然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吧」。写那篇文章的当下大概已经看到了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的传闻,但当下并没有意识到那将会彻底改变未来的一切。今年原本也打算和2020年一样放弃写年度总结的计划,毕竟夏天写的两篇文章([1][2])已经包含了大部分今年想说的话,但结果还是决定写一点,即便是流水帐。

上半年依然在上海。虽然已经在上海呆了四年多,但一直以来都把自己当成是上海的过客,从来都没有考虑过在上海安家落户。但就像「大话西游」中说的那样:「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但是我没有珍惜,等到了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及」。我对于上海的感觉大概也是如此吧(😅)。在上海的最后半年里,最大的爱好还是抓住机会看各种不同类型的影展展映的电影。和往年一样列一下今年的观影清单。

英伦电影大师展
霍华德庄园(1992)
偷窥者(1960)
曲终梦回(1951)
奇妙的比沃格拉夫电影公司:欧洲最早的活动影像(1897–1902)(2020)

泰国电影周
正午显影(2000)
铁道沉睡者(2016)
盗版大师(2014)

波兰电影大师展
萨拉戈萨手稿(1965)
夜车(1959)

俄罗斯电影大师展
战争与和平(1965)

上海电影资料馆
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2017)
宣告黎明的露之歌(2017)
一一(2000)

第24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机动战士高达I
机动战士高达II 哀・战士篇
机动战士高达III 相逢在宇宙篇
对一个不容怀疑的公民的调查
北京的星期天
西伯利亚来信
以色列建国梦
南巫

院线电影/Netflix
六人・泰坦尼克号上的中国幸存者
指环王:护戒使者
拆弹专家2
阿凡达
速度与激情9
钢铁雨
孤味
同学麦娜丝
Army of the Dead
The Matrix Resurrections
Red Notice
Don’t Look Up

和往年相比今年观看的电影和影集的数量都不多,还有一些原本非常期待的作品都还没有看,诸如福音战士新剧场版:终、沙丘、JoJo的奇妙冒险第六部石之海等。年度电影大概会选择杨德昌的一一吧。

在阅读方面,今年依然也是仅仅读完寥寥数本而已。

被討厭的勇氣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
本刊文責一律由總編輯鄭南榕負責
唐鳳:我所看待的自由與未來
基地(三部曲中的第一部)

下半年来到加拿大之后,维多利亚是一个非常小的城市,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宅在家里-学校-沃尔玛三点一线的生活。作为不擅长社交/本身也不爱社交的「边缘人」,目前在学校里结识的朋友也仅限同实验室的同学而已,再加上这学期的课程也不需要额外的团队协作,所以也没有在课堂上结识其他的同学,不知道明年是否会有所改变。

对于一些社会议题。当然每个人都可以有各自的立场,但事实是大部分议题并不是非黑即白的。而现实中的讨论绝大部分时候在创造更多讨论度的同时也只是在创造更多的噪音,让整个社会越来越分化,让双方更有理由反对另一边,让各自活在越来越厚的同温层之中。一方面政客们为了达到自己的各种目的动用宣传机器来煽动民众(更糟的情况是散播假新闻和网络水军的泛滥),另一方面是近年来社交媒体中出现了越来越多由网民「自发的」网络暴力,使得维持一个健康的讨论空间变得愈发困难。更不用说在很多情况下是国家机器主动来限制讨论的空间了。

对于2022年的展望,希望疫情早日结束,不要发生战争,世界和平。

--

--

这是一个……不太寻常的夏天。

前段时间曾经在社交媒体上回顾了过去五年来发生的影响自己人生轨迹的大事。如果当初做出不一样的决定或者当初的结果不一样,那么想必在平行世界的我会有这些版本:

1)2016年没有放弃保研->也许最后去了浙大,现在是刚刚工作一年的社会新鲜人,或许进入了某些「互联网大厂」成为了一颗不起眼的螺丝
2)2016年认真准备了托福考试,顺利出国->大概率去了美国,现在或许在发愁H1B,或者2020年疫情严重的时候就已经回国了
3)2018年没有和女朋友分手->现在大概在考虑如何在杭州买房,或者在考虑什么时候结婚
4)2019年没有去北京参加机核的「核聚变」->那就不会和某同学面基,也就不会有后来下定决心要来加拿大的想法,现在大概依然是某公司的社畜
5)2019年第一次准备加拿大的留学申请就顺利成功->很难说结果会怎么样,有可能因为疫情选择defer到今年,也有可能已经在国内上完了一年的网课

「一个人的命运啊,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行程」

7月底我在社交媒体分享这些故事的时候还在国内,那天恰好是我在上海的最后一个夜晚。8月,跨越一万多公里,顺利入境加拿大,并在家度过了14天的居家隔离,再过两天学校就开始上课了。自从2016年以来,这是第一次再有机会经历如此漫长的假期,估计在未来的很多年中也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在这个现在看起来像是人生重大转折点的时刻,总觉得应该为此再写点什么,尽管7月初已经写了一篇文章总结过去4年多以来与工作相关的经历。这段时间陆陆续续想提笔很多次,但却有一种「纵使有万千思绪,但总是断断续续的片段」之感。然而开学在即,再不写恐怕未来也没有闲暇了。

关于出国

「为什么会选择出国/为什么会选择来到加拿大/你的经历是什么」

如前文所述,在2016年时其实曾经短暂有过准备出国的想法,也曾经报名参加了托福考试,但计划最终并没有按照预期的进行到底。坦白说,当时半路放弃出国最主要的原因是与刚认识的女朋友正处于热恋中……再加上后来找实习也还算顺利,于是怀抱着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选择留在上海。然而谁能想到呢,与女朋友的恋情在2018年秋天的时候结束了。

这些年来陆陆续续曾经和几个朋友聊起过这件事情,他们给出的评论基本都是「不要为了一个人而放弃/改变自己的选择」。但说来也很讽刺,2019年最初激励我考雅思的动力又是来自于当时喜欢的一个女生,虽然后来在追求的过程中并没有成功,以及后来对于出国的动机又产生了一些变化,后文再谈。

与很多留学生不同,我并不是那种刚进入本科大一甚至更早时就立下志愿毕业后要出国的学生。本科阶段的学习成绩也只是平平,也并没有为了漂亮的绩点而刷分。大二大三时期跟随一位导师完成了一个科研的课题,当时有看到实验室的一些学长/姐凭借科研的经历以及发表的论文顺利申请到了国外的硕士,再加上国内保研的名额因为一些至今依然不便叙述的原因而放弃(尽管当时的保研名单中我排在第一位,不过也并不是学院的黑箱操作之类的),所以在大三的第二个学期(也就是2016年上半年)才逐渐萌生「要不出国试试」的想法。然而当时的我对于GRE和托福都没有准备,再加上恋爱的原因,最终是有参加了托福的考试,但仅止于此,出国的计划也就没有后续了。

时间来到了2018年,此时已经工作两年多了。这几年中逐渐观察到国内外局势发生的变化,想要出国/移民的想法再度开始浮现。一开始也只是天马行空地乱开脑洞,把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以及欧洲一些国家的移民政策大致都看了一遍。也正是在这一年,发现自己第一份工作时的老板移民到了加拿大(虽然严格说起来我入职公司的时候他已经从公司日常运作中离开了)。在我记忆中也正是因此了解到了加拿大的技术移民、Express Entry以及各种可能的省提名政策。然而经过使用联邦EE的打分计算器之后发现,自己并不是所谓的「学霸」,也没有在加拿大留学/工作的经验,直接从国内申请Express Entry实在是太困难了。但一切至少可以先从学好英语把雅思考出一个好成绩开始做起。于是在2018年的夏天购入了一些雅思学习的书籍,然而人生总是充满了变化。当时工作的公司因为销售业绩不佳,资金周转困难,到9月份的时候已经连续拖欠两个月的工资没有发了。在为了生计发愁的时候哪还有心思继续学英语,于是因为重新找工作跳槽等原因,雅思学习之路还没开始就又中断了。

时间又来到了2019年的春夏之交。这一年机核网在北京组织了「核聚变」的线下活动。机缘巧合,因为这次活动认识了一个在加拿大上学的女生,并因此开始迷恋。当我了解到她在毕业后打算继续留在加拿大时,这恰巧成为了刺激我雅思学习的催化剂。现在回想起来,那段时间的工作其实也并不是非常顺利。白天承受着工作上的压力,虽然晚上下班晚,但回家后依然每天投入一两个小时啃雅思的听力与阅读。从2019年至今总共考了三次雅思,毫无疑问,投入和产出是成正比的,相对来说最薄弱却也是投入时间最少的写作和口语部分成绩也是最差的,相当惭愧。

第二次和第三次考试相隔接近一年,第三次考试前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在准备口语,对于其他部分过于自信了,可以算是裸考,结果写作却没有达到6.5分的成绩(雅思成绩小分达到6.5以上是加拿大许多顶尖大学的硕士申请标准)。

虽然后来对于这位女生的追求并没有成功,但后来依旧成为了好朋友,在我留学申请以及准备入境时都给予了非常多的帮助,非常感谢。

然而2019年末的留学申请并不顺利,细节就不赘述了,现在回顾起来应该是属于在没有经验的前提下自己DIY留学申请时犯了一些低级错误,以及当时提交申请的时间太晚了,甚至错过了有的学校提交材料的最后期限。因此过了一年之后,在2020年的申请季又重新再来。

我至今还记得当时与某位教授面试时聊到的一个话题。对于我来说,此刻是做出了两个巨大的选择:放弃国内还算「安稳」的工作出国以及读硕士。之前不管是和家人还是朋友聊天时都曾说到,我并不只是为了硕士学历而出国,我希望藉由这段学习经历帮助我在毕业后在加拿大找到一份工作,并最终争取能够留在这里生活。所谓的「走出舒适圈」不可谓不困难,尤其是同时做出这两个巨大的改变。对于我来说,离开上海(呆了四年多还是不可避免产生一些感情),告别国内的朋友们,放弃原有的工作(虽然这份工作的待遇并不算高,但好歹也算能够在工作和生活间获得一个比较好的平衡),每一件都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但既然已经到了现在这一步,那也只能努力克服,并且适应新的生活面对新的挑战吧。

关于刚刚过去的假期

四年前大学毕业的时候并没有进行毕业旅行,在毕业典礼的隔天我就继续去公司工作了。因此今年在出国之前,特意为自己留出一个月的空档用来旅行。最终选择了西藏,行程总共花了半个月,从上海坐火车到西宁,稍作停留后继续搭火车前往拉萨,并且在拉萨参加了一个为期5天的旅行团,去了游客版的珠峰大本营、纳木错、圣象天门等景点。原本计划旅行结束后写一篇游记(甚至是流水帐),但至今没有开始动笔。旅行途中拍摄了几千张的照片以及录制的许多影片,至今也没有好好整理(苦于自己对于影片剪辑几乎一窍不通)。不过旅行结束后对拍摄的照片有做简单的整理,挑出了几百张放在了公开的相册中,读者若是有兴趣可以点开观看。

然而在西藏的那几天天气状况不佳,在珠峰大本营并没有见到珠峰的真面目,实在是非常遗憾。不过五天的行程中认识了几个有趣的朋友,尤其是遇到了同样喜爱火车旅行想要乘坐K3次列车从北京前往莫斯科的朋友,虽然不知道自由的国际旅行何时才能重启,只能默默期待。

以下节选若干照片,更多的照片可以移步 https://photo.jinwei.me 观看。

--

--

今天是2021年6月30日。下午办完了离职手续,告别了这家工作了快三年的公司。接下来两年将会重新成为一名学生,算是短暂告别「社畜/打工人」的身份。

从2016年底在第一家公司实习开始算起,这4年半以来总共在三家不同的公司工作过,时间有长有短,心态也不尽相同。平时极少在社交媒体上谈论和自己工作相关的内容,今天借这个机会对自己过去的工作经历做一个暂时的总结。

2016.11.21–2018.03.30 = 494天 = 16个月9天
2018.04.02–2018.11.30 = 242天 = 7个月28天
2018.12.04–2021.06.30 = 939天 = 30个月26天

三份工作的时长

DaoCloud

第一家公司算是国内挺知名的云计算厂商,DaoCloud。DaoCloud从Docker镜像加速器开始创业,后来又从公有云转型为以提供企业私有化解决方案为主要营收,按他们自己的话说,DaoCloud现在是「企业级云计算领域的创新领导者」。与很多早期的DaoCloud同事一样,我也是从「用户」转变为「员工」的案例之一。早在2014年底DaoCloud刚刚开始做镜像加速器的时候就成为了用户。2015年推出公有云版本的容器运行时服务后也曾经使用了很长一段时间。在早期功能不完善的时候和客服(后来发现有时候是CEO本人)提出过一些改进意见,也算是见证了产品在早期不断迭代的过程中逐渐完善的过程。

2016年下半年面临大四实习的选择。由于之前作为用户的经历让我对DaoCloud建立了不错的印象,再加上刚好有一位直系学长在DaoCloud工作,于是便也给DaoCloud投递了简历。说到这还是得感谢当时DaoCloud的各位,我在大学毕业的总结中曾经提到,我在本科阶段主要的经历是做图像处理相关的科研,实际并没有完整的参与软件开发的项目经验。DaoCloud当时招聘的岗位是以Python为主的后端开发,而我只是用Python写过一两个业余的小玩意儿。面试时CEO曾经开玩笑说「其实你这简历上的经历我们这没人看得懂」。不过最终在DaoCloud的面试也还算顺利,很快收到了Offer。

现在回想起来在DaoCloud工作的那一年多可能是工作后这些年来最快乐的日子(虽然当时不一定这样想)。几乎没有加班,周末双休,工作日很多时候都是早上10点左右上班,下午6、7点下班也不在少数,下班回家后还会自己写一些业余的side projects(相比之下最近这两年晚上一回到家就只想看YouTube消遣)。

然而我毕竟还是在2018年初的时候离开了。后来发生的事情(与第二间公司的经历有关,详见后文)曾经不止一次让我对当初离开的决定感到后悔(至少不是在那个时间点离开)。2017底到2018年初,DaoCloud曾经有过一波不小的离职潮。忘了是否是某位早期员工和我说的,DaoCloud初期的那一批员工,是一群非常有想法的年轻人(或许就是所谓的Geek),一方面自身的技术水平不错,另一方面也有一点技术理想主义。而随着某位核心的技术合伙人离开,公司转型,或许对许多同事的心态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一个或许「错误」的选择

第二家公司的经历,回想起来挺无奈的。现在也许可以说那时的我做了一个「错误」的选择,可是当下我或许实在很难做出所谓「正确」的判断。如上所述,我本科阶段大部分时间都是和导师做科研。恰巧这位导师在进入大学任教前是这家公司的合伙创始人之一。后来随着重心逐渐转移到大学,中间曾经有几年完全从公司的事务中退出。而在2017年底的时候他决定以顾问(?)的形式重新参与一部分公司的业务,成立了一个新的部门。这边需要说明的是,第二家公司是一家「致力于视频智能分析技术研究及其产品开发的创新型企业,主要从事视频大数据处理与视频监控智能化行业领域」。导师成立的新部门主要是针对公司的一条新的产品线,进行与之相关的图像视频处理算法的研究。既然是新的部门,那当然就需要招兵买马。于是导师便询问我的意向,是否愿意从上海搬到杭州参加这份工作。一方面由于本科阶段的科研经历,对于导师本身的为人非常熟悉,我知道他是一个非常正直的人,在做研究方面的实力也是毋庸置疑的。公司内部也有一些实力很强的算法研究员,因此只是以工作的角度来说并没有什么问题。另外不可否认的,这份工作的待遇比我在第一家公司工作时多出了60%还要多,对于当时的我来说的确是个很现实的诱惑。最后还有一个比较私人的原因是,当时的女朋友也在杭州,于是我便怀揣着一种期望自己未来能够在杭州安家落户的期待从上海来到了杭州。

一切似乎都很美好,虽然工作中充满了不少挑战,但也能逐渐慢慢克服。然而万万令人没有想到的是,那一年公司的财务状况出现了问题。面对同行业其他大公司的竞争,公司的销售业绩不佳,金流周转困难。从我入职后的第二个月开始便发生了工资未能按时发放的状况。一开始只是迟个一两天,到了下半年甚至出现了工资拖欠两个月未发的状况。更令人气愤的是,公司的管理层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并不愿意直面这个问题,还呼吁大家「共克时艰」,各种关于公司发展状况的消息只能从同事私下之间的小道消息获得。而老板在获得了一笔新的资金后,并没有将之立即用于员工薪资的发放,而是不断投资到和公司本业完全不相关且没有前途的行业。最终的结果可想而知,同事们接二连三离职。我在2018年4月初加入这家公司,在2018年11月底离开,总计共8个月。在我离开的时候公司拖欠了两个月的工资未发,在我离职的一个多月后终于结清了。据其他同事描述,一些比我更晚离职的同事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在2019年一些离职后还没拿到工资的同事组建了维权讨薪的组织,与公司进行了长时间的劳动仲裁后终于维护了自己的权益。再往后,今年年初准备加拿大签证材料时我和知情的前同事了解了一下这间公司的现况。到2020年时,公司的财务状况持续变差,账面上一堆负债,原来的办公场地的租金也无法继续承担,股票停牌,原来的老板成为了失信被执行人/老赖,离开了公司。不胜唏嘘。

刚刚离开的公司

于是故事便来到了第三家公司(以下简称C公司)。在第二家公司准备简历时其实挺迷茫的。也许你可能会问,既然在杭州,为什么不试一试向阿里、网易之类的公司投递简历呢?这里便要提到我个人非常奇怪的固执之处了。不管是大四找实习的时期还是在当时这个阶段,我心里一直有一份「打死我也不投简历的公司名单」。基本上所谓的「中国互联网大公司」都榜上有名。至于这份名单最初是如何产生的,其实我自己也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或许是因为各种负面报道,亦或许纯粹是个人喜好。这些年来我是否因为这份奇怪的执念而错过了很多机会?也许是的。但后悔吗?不会。(好啦拜托各位如果在这些公司工作,请不要以此来攻击我)。

另一方面当时刚好与女朋友分手,杭州似乎一下子成为了我的「伤心地」,想要迫切地离开。此处感谢当时还在C公司工作的YYH同学,问我有没有兴趣给这家公司投个简历试一试。其实一开始我对此还挺抗拒的。C公司当时的组织架构与某一互联网借贷金融产品的母公司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对于这一点一开始我非常抗拒。感谢后来HR的解释,C公司实质上并不会接触任何互联网借贷的业务,于是我便在YYH同学的内推之下投递了简历。

在C公司面试的过程非常顺利。尤其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当时负责技术面试的是CTO,那一天他并没有问我所谓常见的「算法题」,而是在最后问我,如果设计一个类似docker-compose的工具需要考虑哪些问题。总之面试的过程非常愉快,当时的我想要迫切离开第二家公司开始新的生活,于是在顺利拿到Offer之后便没有再尝试寻找其他的机会,在第二家公司交接完了之后便从杭州再次来到上海。

如今离职后再来总结在这家公司工作了两年半之后的感想。首先毕竟这是我目前持续时间最久的一份工作了,不管公司缺点再多还是会建立起一种特殊的感情。这是一家依旧处于创业早期的公司,因此理论上初创公司早期会遇到的问题,以及初创公司成长变大过程中会遇到的问题,在这边或多或少都能找到一些影子。例如早期的管理制度不健全,福利制度不完善,早期缺乏人手因此一个人同时身兼数职负责多个项目的开发和维护,诸如此类的。这两年半以来公司的确进步了不少,也有不少优点,例如扁平的组织架构,没有大公司复杂繁冗的流程等。但有一些问题至今依然存在,其中一些着实挺让人担忧。

一,产品经理不够专业。C公司也可以算是一家云计算行业相关的公司,全部的营收都来自于toB业务。而主要的产品经理非技术出身,没有toB市场的行业经验,不理解这个产品能够解决用户的何种需求,甚至不理解这个产品能提供什么功能,在这种情况下,你觉得他能清楚地厘清产品的逻辑吗?显然不能。那他的解决方案是什么呢,打开阿里云的网站,找到对应的产品,开始按照我司的风格照抄/重新画一套交互逻辑。但画完之后依然不理解产品中xx名词对应的含义,更别提在理解产品的基础上提出自己的创新了。那么用什么来打动用户为产品买单呢?为何不去使用其他厂家更成熟的解决方案?

二,在从事开发的同事方面,受限于小公司的体量和资源,很难有机会对某一项技术得到深刻的认知,很多时候只是get it done, but don’t know the details。举例来说,由于一些历史原因(没错,即使是刚创业的小公司也有历史原因),C公司早期的技术栈是基于OpenStack的。众所周知OpenStack的技术体系庞大且复杂,即使我们只使用了其中最核心的几个组件(Nova、Neutron、Cinder等),开发和运维的难度依然非常高。一来人手有限,二来同事们都是刚毕业不久的年轻人,以往没有相关开发和运维的经验。

在2020年,公司的技术架构逐渐向Kubernetes演变,而一开始公司内只有极个别同事有Kubernetes相关的经验。与许多云计算厂商类似,第一步也是推出了一个内部使用的Kubernetes「定制」发行版(或许可以理解为简化版的GKE?)。所谓「定制」,其实也就是又造了一个轮子,来简化Kubernetes的部署安装流程。这个工具由几个同事完成呢?两个。准确的说是由一个同事单独完成了原型。后来该同事离职后,又由另外一个同事单独打磨完成了现在内部使用的版本,而这个人就是我……而不论是OpenStack还是Kubernetes,10个节点的小规模私有云和成千上万节点的大规模公有云所面临的技术挑战完全不是在同一个量级的。受限于公司的产品定位以及所接触到的客户体量,大部分的同事所研发的产品都没有机会接受大规模的挑战,也就在某种程度上限制了自身技术的提高,实在有些可惜。然而这也可以算是每个人各自不同的职涯选择所造成的必然结果。对于有兴趣在这方面进一步提高或接受挑战的人来说,他自然可以选择进入大公司接受类似的挑战。这便是后话了。

写到此处已经接近四千字了,这一篇可以暂时告一段落了。总而言之,4年多以来的工作经验造就了现在的我。如果当初我没有那么固执,选择去一家大公司,那我现在得到的经验必然也是完全不同的。但或许并没有孰优孰劣,终究是不同的人各自独特的人生体验。或许在不远的未来,我也会选择一家大公司呢?

--

--

中華民國自1912年開國以來經歷了中華民國臨時政府、北洋政府、中華民國國民政府以及行憲後的中華民國政府等多個不同的歷史時期。中華郵政以及相關機構在歷史上針對歷任中華民國國家元首多次發行紀念郵票。特別是自民國85年(西元1996年)5月20日李登輝就任中華民國第九任總統以來,中華郵政便保持在總統就職典禮當日發行紀念郵票的傳統。 本文羅列了自中華民國行憲以來中華郵政發行的歷任總統就職紀念郵票。出於歷史參考的目的,也罗列了國民政府時期蔣中正就職國民政府委員會主席紀念郵票,以及北洋政府時期張作霖任中華民國陸海軍大元帥時下令籌印發行的就職紀念郵票。 自蔡英文就任第十四任總統以來,青年設計師聶永真二度操刀就職紀念郵票的設計,有別於歷任總統、副總統就職紀念郵票,聶永真以「去威權化」的概念貫穿兩次設計,盼可拉近總統、副總統與普通民眾之間的距離(中央社報道)。 紀340 第十五任總統副總統就職紀念郵票 中華郵政全球資訊網-郵票寶藏 - 內頁 我國第十五任總統、副總統選舉,蔡英文女士當選總統,賴清德先生當選副總統,本公司特規劃紀念郵票1套4枚及小全張1張。郵票設計特色及圖案說明如下:一、郵票圖案:採4枚聯刷,以當代美學觀點傳遞綻放、民主、就位及方向4種不同意涵。(一)綻放(面值8…www.post.gov.tw

中華民國歷任總統就職紀念郵票
中華民國歷任總統就職紀念郵票

中華民國自1912年開國以來經歷了中華民國臨時政府、北洋政府、中華民國國民政府以及行憲後的中華民國政府等多個不同的歷史時期。中華郵政以及相關機構在歷史上針對歷任中華民國國家元首多次發行紀念郵票。特別是自民國85年(西元1996年)5月20日李登輝就任中華民國第九任總統以來,中華郵政便保持在總統就職典禮當日發行紀念郵票的傳統。

本文羅列了自中華民國行憲以來中華郵政發行的歷任總統就職紀念郵票。出於歷史參考的目的,也罗列了國民政府時期蔣中正就職國民政府委員會主席紀念郵票,以及北洋政府時期張作霖任中華民國陸海軍大元帥時下令籌印發行的就職紀念郵票。

自蔡英文就任第十四任總統以來,青年設計師聶永真二度操刀就職紀念郵票的設計,有別於歷任總統、副總統就職紀念郵票,聶永真以「去威權化」的概念貫穿兩次設計,盼可拉近總統、副總統與普通民眾之間的距離(中央社報道)。

紀340 第十五任總統副總統就職紀念郵票

--

--